没有排片!这部文艺片值得一看——魏淑君执导的《永安镇故事集》

日期:2023-09-13 10:55:49 / 人气:137

2021年平遥国际电影节上,两部中国电影成为黑马。一部是孔大山的《宇宙探索编辑部》,今年4月出版。另一部是上周末上映的《永安镇的故事》。
上映四天后,这部电影的票房刚刚破200万。看到影片不多,时光君赶紧“打捞”这部足以入围华语十大的国产影片。
影片中除了饰演女主角的杨子珊,几乎没有大牌明星加持,制作成本低廉,聚焦小城生活。
这些关键词都说明《永安镇故事集》不是一部商业片,而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三个故事嵌套循环,喜剧风格更加惊艳。总之,很搞笑,不像文艺片。
荒谬的故事

如题,《永安镇故事集》是一部集子,由三个相对独立的故事组成——《独自等待》、《看起来很美》和《冥王星时刻》。熟悉中国电影史的影迷看到这三个名字大概都会笑,因为这是三部电影本身的片名。

导演魏淑君用这个细节向我们暗示:这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
电影的主要故事讲述了一个剧组来到湖南的边城拍摄电影期间发生的一系列荒诞事件。第一部《独自等待》,聚焦为剧组提供餐食的餐厅老板娘。她年轻有活力,颜值也挺高,但因为刚做妈妈,只能一头扎进带娃的日常琐事中。
摄制组的到来在她一成不变的生活中掀起了涟漪。就在老板娘满心欢喜,以为只要给剧组试化妆就能出演影片的时候,女演员陈辰的出现彻底粉碎了她的梦想:原来她只是一个替身。
第二部《看起来很美》紧随第一部,围绕陈辰“回乡”的经历展开。她想通过这部在家乡拍摄的女性电影,摆脱固化的银幕形象,突破事业的瓶颈。没想到,曾经的同学、朋友、邻居、亲戚都让她左右为难。

他们有的暗中设下陷阱,让陈辰三心二意地为自己的平台和商业活动打广告;有的直奔主题,想把老房子变成拍摄场地,请陈辰在导演面前美言几句;更有甚者,他们竟然玩迂回的把戏,利用旧情友情,争取子女入团拍戏。
与前两部相当现实的故事相比,第三部《冥王星时刻》直接反映了创作矛盾,集中在导演和编剧身上。
他们唠叨着女主角的出城目的,永安镇会不会变,电影风格,把原来的剧本改得一塌糊涂,甚至牵扯到制片方和影评人,呈现出一派荒诞的景象。
值得一提的是,在片中饰演编剧的春雷是《永安镇故事集》的联合编剧。两人的争执还来自于导演魏淑君和编剧康春雷在创作电影时实际发生的事情。
唯一不同的是,魏淑君在片中把导演刻画成一个热爱嘻哈的资产阶级创作者,这在他和失意的编剧之间制造了更强的戏剧张力。《永安镇故事集》的荒诞、反讽、荒诞在这三个故事中迂回。让我们看完电影创作者的所有幕后趣闻,也让我们感受到小镇的凝重生活,生出五味杂陈的回味。
嵌套叙事与小镇困境
当然,这三个故事并不是各自独立、互不关联的。

导演魏淑君用一种巧妙的文本处理方式,让它们相互映射、嵌套,从而在虚构与事实中构建一个更加复杂有趣的主题。

“独自等待”的女餐厅老板在一成不变的家庭生活中感到窒息和无聊,想在摄制组中找点乐子,通过这些局外人的视角重新发现自己的价值。

所以当纪录片导演说“你抽烟像金敏喜”的时候,虽然只是油腻男PUA姑娘的一种手段,与老板娘是否知道金敏喜是谁无关,但是当她被外人欣赏的时候,就会提高她打破现状的希望。
有意思的是,老板娘的这一系列动作和情绪变化,与导演和编剧的争论不谋而合——一个认为剧本中的老板娘想出城只是因为钱,一个认为是女性意识的觉醒。故事之外的客观讨论和故事中人物的斗争恰恰形成了一种反讽:男性创作者自以为了解女性,其实一无所知。

这种嵌套关系一直延续到第二个故事。杨子珊饰演的大明星陈辰,是一个从永安镇走出去的女人。她想回老家,寻找自己的原生身份,结果却被大部分老朋友利用,被少数老朋友拒绝。
陈辰的这些内心变化并没有引起导演和编剧的关注,他们只想通过她来干扰导演的创作意图。男性中心主义和固化的创作思维,让他们凭空想象小城镇女性的心情,从不选择观察和交流。

在《独自等待》中,老板娘是一个无法走出小镇困境的女人,而在《看起来很美》中,走出去的是陈晨。他们代表了编剧和导演不断争论的两种想法,但不管是哪一种,都以悲伤告终。
老板娘像待宰的鱼,被剧组斩首剥皮,自尊荡然无存;而陈辰看起来光鲜亮丽,却找不到一个真心相待的老朋友。她只能永远和家乡切割。

《永安镇故事集》将这种叙事结构的荒诞与小镇困境的悲凉背景混合在一起,既不会让人觉得冗长无聊,又摆脱了大量艺术片的困扰。这也是这部电影能俘获众多粉丝的深层原因。
中国电影产业的新生力量

“第六代”之后,中国电影圈虽然没有一代名扬四海的导演创作群体,但具有个人风格的艺术电影层出不穷。
毕赣的《路边野餐》、顾晓刚的《春江水暖》、黄自的《肖伟》、孔大山的《宇宙探索编辑部》都让人眼前一亮。这些导演用诗意的或古典的或现代的方法来反映这些年轻导演对当代中国的社会观察。

拍摄《永安镇的故事》的魏淑君也是如此。与这些同龄导演相比,1991年出生的魏淑君至今已经执导了5部故事片和1部短片,产量惊人。

他的故事片处女作《浮世千》入围釜山电影节“亚洲电影之窗”单元;后来的短片《延边少年》、三长片《野马分鬃》、《永安镇故事集》、《河边的错误》四次入围戛纳电影节。
如果说毕赣是一个慢工出细活,醉心于影像的诗意表达,在西南寻找潮湿记忆的王力可嘉伟,那么魏淑君或许就像另一种形式的杜琪峰,在高强度的电影创作中摸索风格,兼顾艺术电影的署名权,但绝不放弃电影的趣味性和欣赏性。此外,魏淑君对“元电影”叙事尤为痴迷。
所谓“元电影”叙事,是指电影的内容是拍摄电影,或者至少与电影本身有关。在魏淑君的上一部电影《野马分鬃》中,周佑饰演的主人公左坤是一名录音专业的大四学生。电影的主要故事是关于他和他的朋友在摄制组的经历。
《永安镇故事集》明显增加了“元电影”的叙事浓度。电影的前两章只是影射,不断用嵌套的手法映射电影创作中的问题。在第三章《冥王星时刻》中,导演、编剧、制片人、影评人等不同身份之间的荒诞博弈,成为全片最搞笑的喜剧段子。
魏淑君对电影行业辛辣的讽刺,用电影创作反映现实困境的手法,成为他在年轻一代导演中最大的特点。
这也让我们期待他与朱一龙、曾惠美子合作的《河边的错误》,这是一部根据余华同名中篇小说改编的犯罪片。据说也融合了很多电影元素,但相对来说,这部电影应该是魏淑君拍戏以来最大的突破。
得益于卡牌的流动和体裁元素的打造,《河边的错》会不会成为又一部《南站的聚会》,或者成为只属于魏淑君一个人的高光时刻?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文
编辑:“贞子”

作者:开丰注册登录平台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开丰注册登录平台 版权所有